我的1977年高考

原题目:我的1977年高考

刘顺道

第862期

高考制度的恢复,是改造开放前的重大事件,是党中央和邓小平作出的重大决策。得民心,顺民意。功在当代,泽润千秋。它转变了亿万人的命运,激活了亿万人的聪慧才智,发明了人才辈出的社会环境。我有幸加入了恢复高考后的首次高考,并胜利跨入大学校门,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(七七级)大学生,由此转变了我的人生途径。虽然高考已过去40多年了,但对高考的记忆仍日久弥新。

文革期间,大学招生不是测验,而是推举;且招生数量少,绝大部分青年无缘跨入大学校门。1970年,我在南陵县东河公社(现以并入南陵县弋江镇)东河中学读书,教师是芜湖市第五中学下放的中学老师。当时每个公社都请求办中学,但那时“读书无用论”的谬论又泛滥风行,虽然中学就在家门口,有很多农村青少年仍然不上学,因为不上学可以加入生产队劳动、挣工分而有收入。

1974年元月,我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,是回乡知青,但不是下放知青。回乡知青和下放知青在待遇上不一样,除了本来的户口、居住在城乡不一样外,在走上工作岗位后,下放知青在农村插队算工龄,而回乡知青则不算工龄。我回乡后,被选为生产队会计,其职责重要有两项:一是每天记工分(记分员),二是负责生产队的生产经营核算和收效分配。我由于长期在校读书,回乡务农时,虽然年纪已有21岁,但体力和技巧不行,所以每天的工分为8.5分,而整劳力每天为10分。

1975年我成为整劳力,每天可以挣10分工。那时生产队干部每年选举一次,我被选为生产队队长。负责全队的生产经营管理,国民公社体制是三级(公社、生产大队、生产队)所有,队为基本。生产队是基础核算单位,农业生产运动重要以生产队为单位来进行,队长是最难干的差事。1976年我任东河公社黄城大队革委会副主任兼民兵营长,成为在编集体干部。当年我们大队意向性的分到一个推举上大学(含中专)的指标,全大队有上海、芜湖和县城50多个下放知青和近20位回乡知青,这么多人竞争一个上学的名额,所以非常剧烈,因我是大队干部,参与决议推举上报人选,为体现作风,便自动废弃申报。上大学似乎此生与我无缘了。

但时隔一年以后,1977年10月21日,《国民日报》宣布了恢复高考的新闻,这犹如春天的惊雷,响彻云霄,人们奔忙相告。同时也激活了我的大学梦,我决议加入高考。虽然在高考新闻宣布之前,社会上已有小道新闻,说大学招生要恢复测验,但我身处农村基层,没有得到任何有关测验的新闻。这与家住城市而有小道新闻的人比起来,在温习迎考上要稍微迟一些。

展开全文

决议加入高考后,接着就开端温习。在正式开端温习前,首先要决议考文科还是考理科。我在高中学习阶段,各科成就比拟平均,所以决议考理科。有句顺口溜: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”可见理科位置之主要。接着,我把我所读的高中课本全体找齐,依照测验请求开端温习政治、语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。

开端,白天加入劳动或依照大队干部的分工,到包片的生产队懂得情形,晚上温习。11月上旬,当温习物理和化学时,觉得很陌生,因为回乡务农已4年,平日用不上它,好多知识已忘了。感到考理科胜利的把握性很小。经过稳重斟酌,决议改考文科。好在政治、语文、数学这三门课不管考文科还是考理科都必需考,故挥霍的时光不太多。只是温习物理化学的时光成了无用功。考文科要考历史、地理,历史我比拟爱好,平时看了很多课外书,是我的强项,温习比拟顺利。地理稍微花了一点时光,但总体上也比拟顺利。

大约到了11月中旬,我向大队党支部书记杨启才请假,公开了加入高考的决议,并集中精神全身心投入温习迎考。

为了进步温习后果,我采用了以下措施:

一是以我的高中课本为主,力求巩固和进步已学的高中知识。我的中学老师是文革前的中学教师,他们是下放到东河公社声援农村教导事业的,他们的知识和教学程度都很高。我们身处农村,受外界干扰较小,因而高中阶段我们学得比拟扎实。在以课本为主的基本上增添和弥补一些新内容,特殊是政治,因为已经粉碎了“四人帮”,因而须要更新和弥补新内容。

二是回到母校——东河中学,和过去的中学同窗(已成为东河中学民办教师、代课教师)共同温习,相互交换、相互学习,进步温习效力。芜湖第五中学教师68年下放,从72年起,分期分批陆续上调回芜湖。到1977年11月中旬时,留下的芜湖老教师已经不及本来的一半,弥补他们空缺的是本来比拟优良的小学教师、老三届高中下放学生以及与我一道高中毕业的回乡学生。这后两部分人和我一样都加入高考。我们多人在一起互相启示,互相猜题;互相交换温习心得,收获颇丰。

三是专程赴芜湖,请教我原中学时代的班主任,时已回师大附中任教的刘桂芳老师。刘老师既是我们的班主任,又是我们政治课老师。她的爱人黄德渊老师在师大教党史。政治课的内容变更最大,她们给予我指导和辅助。同时,我写了两篇作文,黄老师请了师大中文系老师进行评点和指教。这次芜湖之行,收获很大。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到芜湖,第一次离家出远门,第一次乘坐市内公交车。

1977年的高考在报名时,就要填报志愿,断定是报考大学还是中专中技。招生的学校和具体的专业,公社教导干事处有详细的书面资料,可以查阅。东河公社会堂的外墙上张贴着很多学校的招生通告。其中就有安徽劳动大学招生通告。在回乡务农的那几年,我经常购置一些通俗易懂的政治性读物浏览,如《1848年欧洲革命》《劳动价值论》等,我对政治比拟有兴致。看到安徽劳动大学政治系政治经济学专业招生,我就作为第一志愿填报了,安徽大学政治系作为第二志愿填报。报名填志愿时,我的母校——东河中学文革前加入过高考的老师给予了领导。

1977年12月9日,东河公社大约60多位考生在公社革委会(乡镇政府)门前集中,统一部署乘坐两辆带车厢的东方红大拖沓机前往南陵县城。大家有的站在车厢四周,有的在车厢中间席地而坐,虽然一路颠簸,一路尘土飞扬,但大家有说有笑,好不热烈。午饭前达到南陵县城。安置好住宿后下午去看考场。考场设在四姑桥邻近的南陵中学。我找到了自己的考场和座位,并核对了座位上的准考证号码。回到旅社后持续看书学习。

12月10日上午,我提前来到考点,只见到处都是考生,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群。那时考生大都独自赴考场,不像现在由父母或其他长辈陪伴。当我走进教室后,暗自下决心:我必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必定要充足施展潜能,必定要不忙乱、不浮躁,考出自己真实的程度。

在持续两天的测验中,我全身心投入。每场测验都能保持到最后,响铃了才交卷;考卷发到手后先通览全卷,然后采用先易后难方法进行答题,以免造成不会做的挥霍很多时光,会做的没有时光;强化考前温习,头天晚上温习第二天上午测验的内容,中午短暂休息后温习下午测验的内容。临时抱佛脚有时很管用。政治很多内容平时温习到了,考得比拟顺利。语文的作文题有两个:一是紧跟华主席,永唱东方红;二是叶剑英元帅的诗:科学有险阻,苦战能过关。在考前猜题中,对第二个作文题有所斟酌,语文测验感到不错。历史、地理我比拟感兴致,知识积聚比拟多,考得也比拟顺利。只是数学考得很差,首先是看错了一道题,本应做对的却做错了;其次是数学知识不扎实,是我的弱项,考卷未做完就响铃了。

考完后,我非常烦恼,以为考砸了,上大学没有盼望了,回家后抱头就睡。我母亲和大姐夫对我进行安慰和劝导,很快我就振作起来,忘掉测验,重新投入生产劳动和大队工作中。

大约是1978年元月上中旬的一天,我接到公社电话通知,说我进入了预选。在我以为不可能上大学的情形下突然听到这个好新闻,那冲动的心境无以言表。我考多少分?预选的分数线是多少?我全不知道。当时测验分数是保密的。据后来看到的材料,安徽省进入高考的预选分数线是240分。我2012年才知道自己1977年高考成就是252.25分(政治74.5、语文71、数学37.5、史地69.25)。

当时预选和录取比例大约是1:1.5,进入预选的不能全体录取,还要淘汰30%左右。预选后重要进行政审和体检。文革刚停止,那时政审非常严厉,既要审查本人政治表示,又要审查家庭成分、历史和社会关系。我回乡务农后于1976年7月参加中国共产党,同时又成为农村集体干部,政审我应能顺利通过。我身材健康,体检也不会有问题。所以预选后我信念倍增,我的大学梦即将实现了!

1978年春节刚过,大约农历正月初五、六,公社来电话,请求大队(行政村)派人去公社取通知书。黄城大队小学校长王永辉去公社取入学通知书。我在大队部加入支委会。下午3点左右,王校长在距大队部好几百米就大声呼喊我的名字,说考取了,考取了。在场的大队干部和熟人都为我考取安徽劳动大学而愉快。当即我在大队代销店买了糖果,分发给在场的每个人,让大家与我共同分享快活。

从后来看到的有关材料得知:1977年加入高考的有570万人,录取27万多人,录取率5%,是历届高考录取率最低的一年。我有幸加入高考,并胜利录取,由此开启了我人生新的征程。我感激党的贤明决策,感激巨大的时期!

(本文选自宣城市政协编《我的高考记忆》一书)

制造:童达清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义务编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