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教育翻窗户男孩看叙事疗法的魅力 —江苏教育消息网

■宜兴市丁山小学  王美娣

与我搭班的数学老师,大清早火急火燎地来到教室向我告状:我班上一个男生,昨晚放学后,趁数学老师下班了,翻窗跳进办公室,就为了取走办公桌上的家庭作业本。她非常担忧学生因此而受伤。我把孩子叫到教室外的走廊上,孩子泪眼婆娑地看着地面,有一点害羞有一点顽强。这时,数学老师可能想到该生平时数学测验经常不合格,就越讲越冲动,也就把学生“翻窗一跃”可能造成的成果越讲越严重,男生的脑袋也越垂越低……

从数学老师的语言表述中,看出来她把这名翻窗户男生的行动看成是他自己的操行导致的。所以,无论是她自己或者是学生都无法从这个事件中敏捷“脱敏”,调剂好自己的情感。这段时光,我正好浏览了迈克尔·怀特的《叙事疗法实践地图》,书中的理论与积极心理学的人本关心理念不谋而合。叙事疗法以为:“问题本身才是问题,人不是问题。”“将问题和人区离开来,能让人专注解决问题,减少学生的抗衡性,进步采用积极举动的自动性。”这些理念让我顿觉醍醐灌顶。老师对学生的确有某种“评价定性的权利”,而这些评价塑造着学生对自己学习才能、人际来往等的自我评价。如果是消极评论,就会让学生把这些消极认同看做自我的一部分,感到这是真实存在的。而叙事疗法通过“外化对话”“改写对话”来撼动这种“真实性”,进行澄清、解构,能促使孩子对行动重新做出质疑和反思,从而重构故事内容,形成更积极的自我认同。

我拍了拍男生的肩膀问:“你感到你昨晚的举动像什么?”

男孩缄默了一会儿,对我说:“我是一个英勇的超人!我必定要拿回我的作业本。”

“对!你是一个英勇勤恳的超人,可在老师的印象中,再英勇的超人,都偶尔会受伤,如果超人受伤了,你心痛吗?”

男孩点点头。

“那如果你受伤了,你想想谁会意痛呢?”我持续追问。

“妈妈……”

“还有老师,尤其是数学老师。”我弥补道,并把眼光投向了数学老师。

接着,我跟数学老师说,看吧,你的学生为了学好数学,都把自己变成超人了,这份热忱啊,确定能把数学学好!数学老师笑了,转身走进教室上早读课了。

接着,我持续问道:“你看你的翻窗行动可能会呈现令人心痛的意外,如果现在让你再次选择,你会怎么做?”

“我不会再去翻窗拿作业本了,我会回家重新拿本新本子写,然后让妈妈在微信群里跟老师说一下。”

“真是个不错的措施。老师很好奇,有的学生可能昨晚就会索性不写作业了,你不顾危险必定要拿到作业本,背后有什么原因吗?”

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,连忙说:“我成就不好,可我想把书读好,我每天即使到晚上十一二点睡觉,也要把老师安排的作业全体做完。”

我的眼眶有点湿润,内疚地说:“对不起,老师不知道你天天作业做到这么晚,还时不时抱怨你学习跟不上,孩子,学习跟走路一个道理,要一步一步走,依照节奏走,你是一个酷爱学习的好孩子,但正是长身材的时候,不能天天这么晚睡觉,你来跟老师说说,毕竟为什么会做到这么晚?”

“字写得不好,我就要重写;标题不会,我必定要把它想出来,做不出来我就不睡。”

嗬!真没想到,一个小学生居然这么执着,我再次打量了他,白净的皮肤扑闪着一双大眼睛,很纯挚的一张脸。

“好样的,信任你,你会有提高的!但老师要跟你约好了:以后不可以这么晚睡,9点半之前必定要睡觉了,写不好的字,可以第二天让老师单独教你;不会做的标题,暂时放一放,第二天进校向老师请教,好吗?”

“好的,谢谢王老师,我以后必定早点睡!”随后,我让这个可爱的男孩进教室上早读课了。他转身时,东方的太阳徐徐升起,金色的光芒照亮了这个小男孩稚嫩的脸庞。

工夫不负有心人,这个男孩直到毕业都没有再做出莽撞之事,而且毕业测验中,他每门功课都在80分之上,是六年级以来考得最好的一次。

这个翻窗户男孩的故事,让我深入见证了叙事疗法的魅力,它让我拥有一颗宽容的心去靠近孩子,不极端、不苛刻、不主观。它也让我更有耐烦和方式去跟孩子沟通、交换,真正做到以人为本,为孩子明天的幸福而为师育人。


■宜兴市丁山小学  王美娣

与我搭班的数学老师,大清早火急火燎地来到教室向我告状:我班上一个男生,昨晚放学后,趁数学老师下班了,翻窗跳进办公室,就为了取走办公桌上的家庭作业本。她非常担忧学生因此而受伤。我把孩子叫到教室外的走廊上,孩子泪眼婆娑地看着地面,有一点害羞有一点顽强。这时,数学老师可能想到该生平时数学测验经常不合格,就越讲越冲动,也就把学生“翻窗一跃”可能造成的成果越讲越严重,男生的脑袋也越垂越低……

从数学老师的语言表述中,看出来她把这名翻窗户男生的行动看成是他自己的操行导致的。所以,无论是她自己或者是学生都无法从这个事件中敏捷“脱敏”,调剂好自己的情感。这段时光,我正好浏览了迈克尔·怀特的《叙事疗法实践地图》,书中的理论与积极心理学的人本关心理念不谋而合。叙事疗法以为:“问题本身才是问题,人不是问题。”“将问题和人区离开来,能让人专注解决问题,减少学生的抗衡性,进步采用积极举动的自动性。”这些理念让我顿觉醍醐灌顶。老师对学生的确有某种“评价定性的权利”,而这些评价塑造着学生对自己学习才能、人际来往等的自我评价。如果是消极评论,就会让学生把这些消极认同看做自我的一部分,感到这是真实存在的。而叙事疗法通过“外化对话”“改写对话”来撼动这种“真实性”,进行澄清、解构,能促使孩子对行动重新做出质疑和反思,从而重构故事内容,形成更积极的自我认同。

我拍了拍男生的肩膀问:“你感到你昨晚的举动像什么?”

男孩缄默了一会儿,对我说:“我是一个英勇的超人!我必定要拿回我的作业本。”

“对!你是一个英勇勤恳的超人,可在老师的印象中,再英勇的超人,都偶尔会受伤,如果超人受伤了,你心痛吗?”

男孩点点头。

“那如果你受伤了,你想想谁会意痛呢?”我持续追问。

“妈妈……”

“还有老师,尤其是数学老师。”我弥补道,并把眼光投向了数学老师。

接着,我跟数学老师说,看吧,你的学生为了学好数学,都把自己变成超人了,这份热忱啊,确定能把数学学好!数学老师笑了,转身走进教室上早读课了。

接着,我持续问道:“你看你的翻窗行动可能会呈现令人心痛的意外,如果现在让你再次选择,你会怎么做?”

“我不会再去翻窗拿作业本了,我会回家重新拿本新本子写,然后让妈妈在微信群里跟老师说一下。”

“真是个不错的措施。老师很好奇,有的学生可能昨晚就会索性不写作业了,你不顾危险必定要拿到作业本,背后有什么原因吗?”

他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,连忙说:“我成就不好,可我想把书读好,我每天即使到晚上十一二点睡觉,也要把老师安排的作业全体做完。”

我的眼眶有点湿润,内疚地说:“对不起,老师不知道你天天作业做到这么晚,还时不时抱怨你学习跟不上,孩子,学习跟走路一个道理,要一步一步走,依照节奏走,你是一个酷爱学习的好孩子,但正是长身材的时候,不能天天这么晚睡觉,你来跟老师说说,毕竟为什么会做到这么晚?”

“字写得不好,我就要重写;标题不会,我必定要把它想出来,做不出来我就不睡。”

嗬!真没想到,一个小学生居然这么执着,我再次打量了他,白净的皮肤扑闪着一双大眼睛,很纯挚的一张脸。

“好样的,信任你,你会有提高的!但老师要跟你约好了:以后不可以这么晚睡,9点半之前必定要睡觉了,写不好的字,可以第二天让老师单独教你;不会做的标题,暂时放一放,第二天进校向老师请教,好吗?”

“好的,谢谢王老师,我以后必定早点睡!”随后,我让这个可爱的男孩进教室上早读课了。他转身时,东方的太阳徐徐升起,金色的光芒照亮了这个小男孩稚嫩的脸庞。

工夫不负有心人,这个男孩直到毕业都没有再做出莽撞之事,而且毕业测验中,他每门功课都在80分之上,是六年级以来考得最好的一次。

这个翻窗户男孩的故事,让我深入见证了叙事疗法的魅力,它让我拥有一颗宽容的心去靠近孩子,不极端、不苛刻、不主观。它也让我更有耐烦和方式去跟孩子沟通、交换,真正做到以人为本,为孩子明天的幸福而为师育人。